热血传奇-传奇之童话篇

        2018-05-24 23:14 来源:超变传奇sf
          十七岁的公主,在庄园的宫殿前面,顺着小石子路,慢慢体会着这春色在眩烂的朝霞中那一丝宁静和安逸,枝头的小鸟扇动着翅膀把扬起的薄公英的花蕊飘飘洒洒地吹落在公主的披肩上,那雾一般地绿萌笼罩着宏伟壮观的宫殿,就象蓬莱岛上的仙宫,让人心醉不已。   马蹄声,越来越近的马蹄声,这马蹄声象一把钳子紧紧地揪住了公主的心,突然,一种山呼海啸般地呐喊震破了这个宁静的清晨:“英雄英雄”~~~   他回来了,瘦小的身影紧紧地包裹在战袍里,背后那二片呼之欲动地翅膀沾满了血渍把原本的乳白色染成了金红色,疲惫的脚步随着呐喊努力地想走得更有一点气魄,但潺弱的身体显然已经快背不动那把惊泣鬼神的勇士之刃~屠龙。   他终于躺下了,躺在公主的怀里,他虚弱地握着公主的手,从怀里慢慢地取出那颗曾经含在祖马教主嘴里的长生不老仙草,四叶参。公主怜恤着颤抖的双手,看着他满身的血污,透过他那双清彻的双眼,看到了那埸惊心动魄的鏊战,眼泪在公主的眼眶里滚动,但她努力不让它们落下来,她怕它们落下的声音惊醒了这一份详和。   女巫也哭了,她躲在皇宫二楼的镶龙金柱后,看着这对情侣,她嫉妒,她疯狂,她甚至透过公主那纤弱的背影投上了爱,是她用精灵的翅膀,触龙神的甲胄,牛魔王的犄角,以及她爱的咒语,在忍受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冰域之苦,在深寒的南极用天工之锤一锤一锤地打造出来的雷霆战甲,这件同光芒道袍一块打造出来的晶莹的衣服一样,浸透着她对勇士的爱,浸透着她不能表达的希望,她恨公主,她恨公主抢走了她的光芒道袍,她恨她对那件道袍的诅咒仅仅只限于对肉体的折磨,她恨那个简单诅咒的破解居然会被勇士历经千山万水在比奇国找到一种解药~四叶参,想到这里,她捋了捋背后黑色袍子的翅膀,身形一缩,消失在了宫殿之上。   公主用四叶合成了治愈术已经不再每日受金创药的折磨了,但勇士却一天比一天地消瘦下去,唯一支撑他生命的,仅仅只是公主那无微不至的关爱和那张秀美的脸庞,他努力使自已笑,使自已能简单地握一下公主那温柔的手来传达那份来自心底深处的爱,但他也明白他的生命不多了,祖马教主那火红的霹雳掌已经震碎了他的内脏,现在他能作的仅仅只是等待着那一个与爱人永久别离的时刻。   阴森的徊廊回荡着恐怖的回音,高亢的尖叫声,低沉地闷吼声,隆隆地酣睡声,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只有炼狱才有的荒僻,只有最可怕的恶梦中才有的血腥,只有冥河之底最幽远的孤独,它的名字,叫赤月峡谷。   公主向着最深处一路奔跑着,尽管路上的荆棘刺破了她的双脚,尽管毒蜘蛛在不停地向她吐着毒液,她坚毅地步伐并没有一丝的放慢,她要同死神,那个无情的死神拼一下时间,她从女巫嘴里得知在峡谷的深处有一种叫幻影蜘蛛的怪兽身上藏着一种能起死回生的灵药~疗伤药,她要救她的爱人,她要救这个与她一起曾经在海边看海的少年,她要救这个曾经陪她用花锄在园里痴笑的青年,她忘不了他站在沙巴克城门只身抵挡外族的飒飒英姿,她忘不了他锃亮的铠甲在敌人的哭嚎声中嗡嗡作响的声音,他不能死,王国需要他,人民需要他,我~我更需要他~因为他是我生命中最珍贵最美的花。   幻影蜘蛛找到了,显然公主带来的神兽已经没法抵挡其它怪兽的攻击,神兽爱怜地望着疲惫的公主,一步一步地尽量把其它的怪兽引开,引开,视线里已经没有了公主娇小的身影了,神兽完成了它的使命,完成了公主对它召唤着的诺言,它灰飞烟灭了,就好象它从没来过这个世界,从没守护过一个美丽善良的公主,从没有生命的旦生与消逝。   公主被小蜘蛛绊倒在地上,幻影蜘蛛快死了,那身上的疗伤药也快得到手了,勇士的生命快得到复活,公主慢慢向幻影蜘蛛爬去,一边爬一边用龙纹剑砍杀着小蜘蛛,不小蜘蛛不停地在她身前爆裂,殷绿的毒汁在抛洒,还有五步~~三步~~一步~~公主奋力而又疯狂地砍着幻影蜘蛛已经快将熄灭的生命之根,就在最后一刀砍下的时候,公主的欣喜麻痹了她的视线,一只小蜘蛛已经窜到了她的脸前,一声巨响后,公主失去了知觉。   冰冷的山谷,冰冷的地面,冰冷的露水从公主的额头慢慢滴下,沿着脸庞轻轻地唤醒着公主,公主艰难地爬向那三瓶疗伤药,把它们揣进了怀里,努力使自已站了起来,满地的怪兽的肢体和鲜血,满身的伤痕与痛楚,只有那二片薄如蝉翼地翅膀依然那么地洁白,那么地轻盈。   三瓶疗伤药喝过之后,勇士脸颊上的墨绿色开始慢慢褪去呈现出红润,冰凉的身体也在缓缓地透出了暖意,他睁开了眼睛,这与他刚才在梦里见到的那条长河明显地不同,河里流淌着骨骸的铮狞,红色鲜血泛起的波浪时不时的吞吐着一只只挣扎的冤魂之手,凄历的惨叫声彼此起伏,在这里所有的痛苦和邪恶都变成了一个个气泡,你必须从这个气泡走到下一个气泡,体会一次又一次的罪恶和一轮又一轮的悲痛,直到你走完这条充满气泡的小路来到河边,你的灵魂将不再受到痛苦,它将还给地狱之神,而你只有一副躯壳,在血河中等待着轮回。   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凝视着他,就是这个模糊的身影在他刚要走到血河边上时用温暧的白光包裹着他,使他升腾,升腾~回到了人间,是公主。   公主抱着勇士抽泣着,这泪水是幸福和骄傲的,她依偎在勇士的肩头,用秀发散发的清幽轻蹭着勇士的脸颊。   脸,一张被魔鬼用最恶毒方式摧残过的脸,一张在地狱里也难得一见的丑恶的脸,撕裂的嘴唇被翻到了耳根露出牙床里所剩不多的几颗玉牙,眼睛在一个类似眼睛位置的深凹里由皱折翻卷的黑皮诉说着它原来主人的离去,赭红的脸上就象一副人皮面具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一丝的肌肉的牵动,与之相较的是那冰肌玉莹的脖颈是那么地让人怜爱,勇士虚弱地用尽全力的呼唤了一声“公主~~”然后昏死过去。   女巫为自已在仓月岛重新打造了一件烈焰魔衣,她眩耀地用凤凰的羽毛,双头金刚的血,骷髅精灵的心脏和她的头发,完美的打造了一件世上最美的衣甲,飘逸轻盈,丝带洒脱,很显然女巫很满意自已的衣服终于能与她美艳绝伦的容貌相班配了,尽管在这之前除了勇士以外的其它勇士都曾说过,她穿任何的衣服都是全国最美的。   女巫轻轻地抚摸着勇士的额头,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这么真实地触摸到这个在她心里最深的她人生的咒语,她有好多的话想对他说,她有好多的苦闷想让他替她分担,她有好多的哀怨要责备这个心仪的爱人,她有好多的希望想要他与她一同去创造与实现,世上最热情的怒火眼神碰上了世上最冰冷的麻木,透过勇士的瞳仁,女巫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在里面翩翩起舞,看见了一对相依在春江泛滥的柳树下共举明月的背影,看见二具交织在一起的灵与肉的结合缠绵,她还看见了一双窥视幸福后反射回来的自惭与孤独。   火焰在油锅里跳动着,把一具巨大的身形投射在雕龙壁上,女巫站在窗口,俯视着勇士牵着马,背负着屠龙,正准备踏上征途,他的步伐是那么的有力很难让人相信,一小时以前他还是那么地虚弱需要别人的搀扶才能穿上盔甲,但女巫知道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因为这股力量是她注入给勇士的,她告诉勇士,在传说中的魔王岭有一种箱子,叫金宝箱,由世上最险恶的怪兽守护着,最多的怪兽看护,最凶狠的怪兽保护,金宝箱里有一件东西,可以令死人复活,令容颜返春,令山川改道,令日月同辉,但从来没有人见过,只是从逃离魔王岭的一些个别忍受不了那种绝世寒漠的怪兽嘴里知道一点,就连女巫的师付,也曾对女巫说过,在所有的黑魔法中,魔王岭是最邪恶和狠毒的,宁可绕道三千里也绝不要走那一尺的捷径,因为那里付出的可能会是你的生命。   勇士怀揣着女巫送给自已的卷轴,这个卷轴可以为他召唤来五个全国最勇敢的骑士的灵魂协助他作战,在将要走出庄园的一瞬间,他感激地回头望了一眼女巫的窗口,女巫侧倚在那大如轮盘的皓月下尖顶城堡最上层的窗口,也正默默地目送着他,他的心情很沉重,沉重得来没有看见在城门外面花圊里的那一个形似鬼魂的身影。   公主不知道勇士要到哪里去,但她隐隐约约地,出于对爱人本能的直觉告诉她,他将要去的地方将是万分地危险,也许万劫不复,也许尸骨无存,也许从此人鬼殊途,她不顾医官的看护,带上她的青铜面具,夺路而出在城外等待着勇士的出现。   公主轻轻地推开勇士充满阳刚的拥抱,努力使自已不去闻他那一身充满回忆的气味,竭尽全力地不去看他那双充满柔情的双眼,她把他的屠龙刀横放在腿上,看着上面那六朵祝福的梅花,这是勇士以前六次出征时她每次都从花圃里摘下最美的梅花烙上的祝福,每一朵梅花都沁透着那莺莺的笑语,那无尽的缠绵,殷殷地期盼和无尽的爱,而现在,没有了梅花,就象没有了容貌的爱情,又象是海枯石烂时那仅存的一块曾经盟誓恋人的石头,想到这,公主忍不住眼里的泪水,顺着面具里面流躺下来,奇迹发生了,那滴泪珠滴在了屠龙刀上四溅开来,在月光的照辉下闪闪发光,象一朵艳滴的梅花,公主终于明白了那个关于幸运7的喻意,原来最高的祝福不是用仇恨,不是用杀戮,不是用征服后的荣誉铸成,而是爱。   魔王岭   山峦起伏,叠障丛生,阴魅地山谷。   只有一次机会射杀全部的怪兽,如果全是小怪兽那么这是上天的安排,如果有巨型怪兽一起巡山而不能消灭,那么逃离的怪兽将告之守护之神,金宝箱也将被送到更不为人知的地方,这是女巫临别时所重托的话语。   我的爱永远与你同在。尽管这句咒语显得非常的离奇,但召唤出的五个骑士的灵魂已经就位,正在这时候,一声嚎叫从远至近,一队野猪拿着木槌行将过来,他们曾经都是王国的臣民因为没有爱和勇气,被黑暗之神掳获了灵魂,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成为最卑微的野兽,骑士勇猛地射杀这些野兽,他们也知道绝不能让一只野兽逃回山洞深处去告之守护之神,那样的话不仅仅是前功尽弃而且他们和勇士也将永远地留在这里,成为游荡在山川之上被风带着四处飘零的孤魂,46。 47。48。49。最后一个小头目,身形巨大的白野猪出现在最后,它快速地往前窜着,四下摇摆的脑袋使嘴里的口水不停地飞溅,勇士指挥着骑士不停地变换着位置,然而小头目窜得太快了,眼看着就要进入山洞,已经到了最后的一个山谷拐角,就在这时候,勇士怒吼了一声“不!!!”,所有的草木停止了摆动,所有的蛙虫停止了声鸣,所有的风躲进了树丛,所有的阴云顿时散开,阳光,对,这是阳光,魔王岭从未出现过的阳光,从来都是贪婪和欲望驱使前来的人带来的阴暗,从来都是私心与财色笼罩的夺宝时的庸俗,在这些人里,没有人懂得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奉献,什么是牺牲,什么是正义~小头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也就在这一瞬间,它想起了点什么,曾经宽大的房间,温暖的卧床,二个追逐打闹的孩子,一个操劳的妻子,它还想起了一个用脚去踢翻乞丐那只乞求怜悯的碗,一个毒打妻子时手握皮鞭的狂笑,对,这就是它,是他!   它没有再走了,羞耻和良知在阳光下复苏了,如果它再走进那个山洞,那么也许它会很快忘掉这段痛苦重新回到麻木的世界,但刚才这段回忆是多么的美好啊,回忆在魔王岭是不可能的,在这里的只有无意识的甚至谈不上生活的生活,它看着勇士和骑士们,跪了下来,勇士感动了,他示意骑士们停止射箭,慢慢地从背后取下那把祝福过的屠龙刀~~~~~~   金宝箱就放在那里,就象是人类尘封的记忆,深锁着无数的冤魂,勇士紧步上前,捧着金宝箱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瘫在了地下,他太累了,太累了~~   公主躺在勇士的怀里,今天她没有带面具,她在迎接一个新的人生,在复制一个美丽的新的世界,宝箱打开了,里面有一颗人的心脏正在跳动和一封信,公主打开信,慢慢地念道:   我的爱已经到了尽头,我的爱唯一的归宿就是我所爱的人的幸福,这就是我最后的咒语。   刚念到这里那颗人心突然停止了跳动变成了一颗璀璨艳丽的心形宝石,它弥散着紫色的烟气和光,渐渐地女巫的形象慢慢聚拢起来,对着他们微笑着,然后用衣袖轻轻地扫过公主的脸庞,转身消逝在消散的烟气之中   在红名村有一个角落,那里有块墓碑,上面写着这么几个字,一个最孤独最美的人。在墓的前方有一株千年的古树,那是勇士用鲜血和公主的鲜血浇灌的,它至今,还依然地挺拔翠绿,它在告诉着后人这个故事,爱,不等于得到,爱的真谛是付出。
        (责任编辑:admin )